-涩会亲年

Cindy Fxx:

【Stucky】【翻译】心有千扉 (第17章 )4.23 (未校对)




心有千扉




简介:开门,关门,皆是心门




第十七章 只要告诉我何时 (上)




章节简介:一次次地回答他眼中无声的疑问,直到你们俩都信以为真。


巴基正抓着一个人,对着他咆哮,对着对方的脸吐出愤怒的阿拉伯语。似乎事情总是要不然完美无缺,要不然就直奔地狱。他们正在一间位于开罗错误位置上、灯光过少的过小房间里。史蒂夫,巴基,和他们亲自挑选出的四人小队是现场唯一的非埃及人。


巴基正忙着从他手中的那个吓呆的人那里获得答复——那人本应是他们去往九头蛇武器基地的向导——以解释到底哪里出了错。所以史蒂夫就歪头听着队里仅剩的一个也会说这种话语言的特工——并不如巴基那样流利——奋力翻译。


“他说他骗了我们。”


那人结结巴巴地说了什么,巴基打断他,透过面具低吼。


“他说这个向导在为九头蛇工作。”史蒂夫给了她一个震惊的表情,她耸耸肩,“只是在试图击垮他。九头蛇显然付了钱给他以摆脱我们。”


史蒂夫所捕获的要比这个特工翻译给他的更多。巴基的手紧握着那个人的衣服,提起他,令他失去平衡。如此威胁,也许他可以不用刀就能得到答案。


那个埃及人狂乱地比划着,摇着头。视线向下,言语泄露。


“他说……”那个特工犹豫了一下,眉毛皱起,“没有武器。是人。九头蛇在这里藏了人。”


史蒂夫转向巴基,试图读懂他,但他双眼冷酷,视线固定在向导的脸上。


他胸口发紧,头开始突突地疼。他们并没装备应对人质解救。他们应该退回去,再去寻找一个线人。


巴基的声音抬高,他的喊声压过了那个人的话语。在质问着什么。


史蒂夫回视那个特工,“向导说他们在移动中。早有人暗中给他们通风报信。如果我们想找到他们——我们就必须立刻动身。”


巴基已经放开了抓在那男人衣服上的手,转过身。那个人瘫倒,靠在墙上发抖。巴基向队员提供的情报甚至更少,“没有武器。他们正在隐藏高层。他会带我们去,但我们必须立刻动身。”


巴基转向史蒂夫,“三名负责人,七个守卫。你想要人质吗?”


史蒂夫几乎没有犹豫,他是在询问你——我是该杀掉七个,还是十个?我是该走进去布下弹雨,还是应该结果了一些性命,饶过另一些?全听你的,史蒂夫。


好吧,如果我们必须现在就这样做——“是的。尽可能多的人质。”


他们一连突袭了三个空无一人的安全屋。每一次那个向导都用不断增多的狂乱声音承诺着下一个就是了。


第四个房子已经腐朽了。没有灯,没有前门。史蒂夫摇着头。这太危险了,他们跟这这个人越久,事情就变得越糟糕。这很可能是个陷阱,如果九头蛇已经收买了他——


但当他们还有70码远的时候,巴基止住了队伍。他比手势要大家安静,然后看着那栋房子。巴基负责任务,指挥队伍,但他从不吩咐史蒂夫去做什么。


他依次指着每个特工,“屋顶。屋顶。后面。狙击手。一分钟之内进入。行动。”特工们立刻散开,无声地融入阴影里。这个街区没有街灯。只有月光与城市隐约指引着他们。


史蒂夫无需问巴基去往哪里:他喜欢直接从正门进入。巴基悄然绕到满是灰尘的房前,直到他到了安全屋的街对面。他没有打手势给特工们:他们知道他会尽可能快速地进入并期望他们——信任?他信任这些人?——各自就位。


但等他们都蹲下身,准备进攻——巴基最先,史蒂夫为他断后——巴基止步,反而抬高了声音。他用阿拉伯语对着那个洞口的门口喊着什么。


音调优美的元音在他口中伸展徘徊。犀利,显然是某种威胁,史蒂夫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来猜测巴基为什么突然决定进行口头警告。但却被捕获在他的嗓音中。自他喉咙里直接发出的纯音。贯穿了他正说着的这种语言的独特腔调。才是他听起来的样子,才是巴基,在一切之下,那些不懂言语的声响。


巴基再次对着那栋房子喊叫,史蒂夫的双眼描绘过他鼻梁的曲线,细腻的埃及尘埃沾上了他的睫毛。巴基研究着抵在他肩上的步枪,等待着。


一个细微的动作令史蒂夫的双眼陡然看向那栋房子。突然,一个身穿白色亚麻长袍的男人自黑暗中浮现。他的双手低垂在身体两侧。巴基喊出一串短短的颤音。那男人僵住。巴基又喊了相同的断句,更严厉。


那人移动得太快,史蒂夫和巴基同时反应。巴基率先射了两枪,那身穿白袍的男人甚至来不及找到衣襟内隆起的冲锋枪的扳机。史蒂夫飞身将他俩塞到了盾牌之后,很及时。


一阵枪林弹雨,点蚀了甜蜜身后的那些房子,甚至扬起了更多的尘埃。其他队员们,早已躲进了各自的位置,接手,敌人的火力变小。他们在外面等着,一起靠着另一个门口。越过盾牌边缘,巴基两枪干掉了两个剩余的枪手。


等他们的目标进入了视野,任务剩余的部分进行得异常顺利。三名九头蛇的高层挤在一个地下掩体里。手无寸铁,并且比较合作。而撤出的路上所发生的事才真是惊得史蒂夫忘却了任务,止住了脚步。


巴基正跪在门外,面具拉下来挂在脖子上。蜷缩在那个白袍已染满鲜血的男人的尸体边。一个小女孩,正紧抓那个死人的后背抽泣着。巴基抚摸着他的头发,发出也许是某种语言的柔软动静。他赔她坐了片刻,语气始终流畅不变。队员们在史蒂夫身后沙沙忙碌着,将防弹背心捆扎到人质身上。然后巴基将手平贴在她背上,语气坚定地说了几句话,最后以一个问句终结。


女孩抬起头,脸颊上的泪痕在阴影里闪烁。巴基跟她说着话,看着她的眼睛。随后他将手伸到自己脖子后,解下面具。女孩吸了下鼻子,眼睛瞪大,但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她面前的这个士兵身上。他将那块布松松地系在她脖子上,一个黑色三角遮着她的胸口。他又说了几句话,她点点头。他收起下巴,垂头向她额首。她愣愣地看着她的父亲,然后消失在了街道上。


--------------------------------------------------------------------------------------------


“你告诉了她什么?”


“谁?”


“那个女孩。”


“哦。”巴基的视线垂下去。一个停顿。“我告诉她——”巴基深吸口气,屏住呼吸,然后又任其从嘴唇落下。他抬手靠近嘴唇。


“我只是告诉她,她必须要——告诉她,她有个选择。她可以选择变强大。这并不意味着不再哀伤。但却的确意味着将逝去的人留在身后。”


巴基看着自己的双手,“不要追逐复仇,但你得战斗。每个人最终都得战斗。”


巴基微微转头,避开史蒂夫,“所以当你战斗时,不要将整个自我——你不应该将心也带去战场。藏起你的脸,这样你就能再次回到家园了。”


史蒂夫伸出手,放到他的肩膀上,“巴基。”


巴基不肯看着他,史蒂夫再次尝试,“巴克。”


巴基的眉头微皱,不肯抬起视线。所以史蒂夫要帮他看到他需要看到的。他下颚上的一个轻柔接触,史蒂夫抬起巴基的下巴,直到他们的双眼相遇,他的脸庞那样的阴郁、柔软、充满疑问,以至于史蒂夫都失去了呼吸。他低语道,“你为什么需要隐藏?”


巴基吞咽了一下,史蒂夫感觉到他的喉咙在自己的指尖之下移动,“这样我就能再次回到家园了。”他的嗓音轻却坚定。一个没有答复任何事的回答。


史蒂夫摇摇头,开口——他是什么意思?他在怕什么?——“巴克,不论如何你都可以回家。不论外面发生了什么,都没关系。”史蒂夫的手伸到了他们身旁的空间里。“我不在乎,巴基。”


巴基的眼睛在闪动。史蒂夫的手还安然地放在他的下颚上,会很容易去——“我所担心的并不是你的看法。”巴基低声回答。


“那你在担心什么?”


巴基张开嘴,微微叹口气。他的眼睛飞快扫过史蒂夫的脸,无力地摇摇头。


史蒂夫将令一只手也放到了巴基脸上,手指缓缓滑上脸颊,停留在他耳下的柔软皮肤上,史蒂夫的掌心刚好触到他的嘴角。抚摸,就如你一直以来的温柔触摸。握住他,如你在梦中所做的那样。史蒂夫无法阻止自己的手将巴基拉近。


捧着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然后说:“家意味着你无需任何证明。”


--------------------------------------------------------------------------------------------


 


(待续)

评论

热度(31)

  1. -涩会亲年荷花池 转载了此音乐